用友软件深度解析服务型制造

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日期:2016/12/16 9:12:53 浏览次数:888

用友软件深度解读服务型制造

随着工信部《发展服务型制造专项行动指南》的发布,2016年可以算是"制造业服务化"的政策元年和创新元年,也基本上确定中国制造业由生产型制造向服务型制造转型的大方向。

这是一个重组工业服务逻辑的时代。

制造业与互联网正加速深度融合,重构生产者与消费者的链接。商业关系由链式供应方式向网状生态共创体系改变。全新的工业服务逻辑正在出现。

1、创新设计服务引领中国制造业 正面出击

中国已经进入正面设计的主战场。传统的逆向工程、山寨模式基本已经走到了尽头。这就使得中国服务型制造必须考虑源头机制:那就是围绕需求而产生的创新设计。

目前国内的索为公司正在重新思考装备制造业的设计研发。将工程师的隐性知识和经验,也就是工业技术体系的Know-how,以模块化、模型化和软件化的方式进行固化。这种方式,大幅度地提高知识的可重用性,从而解决了设计人员的"20%创新、80%重复劳动"的问题,使得设计研发人员可以更加聚焦全新的创造性活动。

而安世亚太公司则通过正向设计,借助仿真和知识工程等手段,重新思考装备制造过程中对结构、强度、力学分析等,并且与精密铸造完美地结合,形成全新的创新设计服务。

2、由消费者主导的个性化服务体验

个性化服务体验,已经从消费者参与产品定义,逐渐发展到整个制造过程可视化,以包括个性化售后服务的全程服务。消费者正逐渐成为产品全生命周期过程真正的决策者和参与者,"私人定制"已成为消费者公认的服务标准之一。

国内转型比较好的有尚品宅配3D全屋定制、红领西服定制、长安汽车C2M在线定制、顾家家居、新日电动车等。

推进个性化定制,最大的挑战是实现高效定制化生产和响应,平衡个性化与规模化。这对于制造企业的生产柔性,是一个巨大的考验。海尔天樽空调通过将265个零配件,变为12个模块,以往零件商转型为模块商后,大大提高了交付柔性,而背后数字化的供应链和生产体系,又支撑产品定制和服务的个性化响应,使得在用户的产品交付实现全链条手机可视。

3、"能力交付sale of use"而非"产品销售 sale of product"

对顾客而言,产品变成传达该功能的一项工具,产品本身并非目的。相应地,企业视角也必须从关注设备购买,转移到服务购买和按效果付费。

对产品功能的使用而非产权的拥有,正在制造业变得重要起来。制造业共享经济,使得分享产品的使用能力,成为越来越广泛的一种趋势。

「sale of use」还将带来服务主体和服务方式的变化,比如所有的设备将通过租用的模式布局在生产厂家,工厂只是设备的使用方,设备厂家将成为设备管理和维修的主体。

国内外这种模式也很普遍和成熟,比如:

凯撒空压机:客户只需购买压缩空气服务包,凯撒提供安装和维护所有的设备、部件以及优化系统。

索尼克林(soniclean):为客户提供清洁设备的租赁、样品功能服务、客户大修期间的无偿借用,以及按结果付款的清洁合同,用户只需要为清洁的结果付费,中间不需要够买任何产品。

沈阳i5机床:按照既定的价格策略,用户可以按I5使用时间、按价值或按工件数量计费付费,这样沈阳机床成功由商品买卖转变为分时租赁、开机付费,实现经营方式的转型升级,从赚取价差转变为平台经济、数据分享,实现盈利模式的颠覆改变。

罗尔斯.罗伊斯公司:根据产品的服务绩效收费,这几乎是罗尔斯.罗伊斯的首创。 这家公司最早在行业针对其航空发动机产品,推出了TotalCare包修服务,按飞行小时收费,确保航空公司的飞行可靠性和在翼飞行时间。

4、系统解决方案

系统解决方案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有很成熟的模式。例如工程总承包EPC模式,这个模式应该说并不新鲜,一揽子交钥匙工程服务已经变得非常普遍。而借助于全新的ICT技术,可以使得EPC在发展多样化的BT(建设-移交)、BOT(建设、运营、移交)等多种模式有了更强大的推动力。

比如双良节能下属的空冷事业部E+P, EP+C模式,溴冷事业部EPC模式已经非常成熟。

与此同时,很多供应商,也在从由提供单一产品,转向提供成套产品和整体解决方案;比如泰尔重工从提供万向轴、联轴器,走向可以为冶金数字化装备提供整体咨询和解决方案。

5、重构产业链

产业链集群通过垂直整合实践,从而提供价值链的深度运营服务。晨讯科技原先是做手机OEM,后来转型将自身产线改造的成果推广给手机企业,在这个背景下组建晨讯智造产业联盟,并购一批在手机制造有技术有产品有市场的小型非标设备公司,专注搭建统一服务平台,为电子等行业提供自动化集成服务。

一般而言,一家电器从产品制造出来的一霎那,价值贡献就基本结束了。而现在,TCL通过O2O(线上线下)平台,对产品、渠道、营销模式及服务模式方面进行了重构。新的O2O平台体系可以整合速必达物流、客音公司、4万线下销售终端以及多个京东、天猫、官网线上销售平台,实现一至五线城市用户全覆盖、全到达。在产品加服务新商业模式下为TCL抢夺入口与经营用户。

而重庆的宗申动力从2012年通过创建左师傅品牌,整合直营、合资和加盟各类快修店,提供农机、机车更快捷修理和备件更换服务,2014年又成功转型汽车4S服务,从而实现了 实时售后服务体系和O2O线上线下支撑体系。

6、供应链专业化服务

制造业企业通过促进上下游产业链在商品资源、物流资源和资金资源的有效整合,并应用信息技术对外提供专业化服务。浙江红狮水泥的转型就很具代表性。2015年以来,红狮水泥确定了立足水泥主业,实施传统行业互联网化,国际化三大战略,大力实施了水泥建材电商、供应链金融、供应链仓储、货车运力交易四大互联网平台。其中的水泥电商平台,就是将现有7000多家乡镇总代理线下业务引导到线上,角色从销售商向服务商转换,打造O2O闭环创新服务模式,终端用户可直接对接水泥企业,减少交易环节。

7、再制造成为可持续的利润源

以回收和再制造的服务,从而构建新经营模式和可持续的产品。"再制造"服务不再是简单地节约资源、保护环境等保健性因素,更是成为企业全新利润源的刺激性因素。在美日德国等发达国家,工程机械、机床等行业再制造早已实现了产业化,并拥有完整的产业链。

如美国卡特彼勒是全球工程机械制造业巨头,已涉足再制造领域40年。每天有9000余件按照不同的再制造产品系列被运送到全球170多个国家工厂,进行拆卸、清洗和有效翻修。通过再制造有利于卡特彼勒开发新解决方案、寻求新方式来减少、重复利用、回收利用和再利用那些以前直接进入垃圾填埋场的物料,创造更具可持续性的产品。

8、信息增值服务

作为服务型制造的一种重要方向,信息增值服务正在具有全新的价值考量。在数字化制造时代,一切资源都要数字化,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价值。

例如传统的目录样本商,也找到了新的价值点。例如德国Cadence公司的零部件标准库,具有数百万的零部件的3D尺寸、模型,并且能够跟各种CAD软件格式相匹配。这对于制造商而言,具有无缝化整合零部件,大大提高标准件检索、设计研发和制造的效率。

9、网络化协同制造

美国在6月份公布的智能制造创新院,公布了SMLC(智能制造领导联盟)的云服务平台。在这个基础设施可伸缩的平台上,各种硬件、软件服务可以按需使用。

值得思考的是,国外的云平台,更加注重知识的沉淀和积累;这与国内目前云服务过于注重电商和交易模式,完全不同。

10、工业金融将继续受追捧

金融支持实业变得更加容易。或者说,制造业企业也想通过自己的金融工具来办事。本月2日,三一重工宣布中国银监会已经批复同意筹建湖南三湘银行。

从国家政策来看,制造业企业可以发起设立或参股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融资租赁公司,延伸和提升价值链,提高要素生产率。主要创新是提供基于产品的融资租赁服务以及提供供应链金融服务,比如龙工租赁和红狮水泥在供应链金融创新就是这类。

实际上,对沈阳i5机床这种"按使用收费"的创新模式,需要有金融租赁大量、贴身、高强度的支持,才能真正做好服务型制造。

11、基于互联产品的智能服务

ICT技术正全新定义产品交付形态,智能服务是一个重要方向,企业会加速由硬产品向软服务的转变。产品智能互联有三个层次,能被监测了解产品运行和使用情况、可远程服务和维修、能自主运作和感知周围环境,做出快速反应。

日本小松工程机械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开发了康查士车辆信息管理系统,到2003年小松推出VHMS系统实现实时监控和机群预防性维护,以及自动运输系统,可以实时感知周围矿山设备协同进行作业和运输。到2015年9月小松集团创新地提出智能施工(smart construction)解决方案。一路走来,互联服务已经使得像小松这样的创新者将通过服务生态化、系统化和产品智能化实现新的价值增值机会。

国内沈阳i5机床和智能云科、沈鼓云、盾安热量云服务系统都是转型的样板。

在ICT广泛应用基础上,基于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提供预测性维修和主控式创新服务是大型装备制造业努力方向。

12、AR/VR工业服务新应用

虚拟数字世界将全面融入现实物理世界。国内外很多企业已经在践行,并带来服务方式转型。

通过使用AR/VR技术创建线下用户体验中心,曲美、顾家能展示所有家居产品,突破现实展示局限性;而PTC公司通过收购Vuforia这样的公司,正在意图改变设计研发方式,"空手操纵"直接设计,就像钢铁侠在空中比划就能做出黑酷的武器,也不再是那么梦幻的事情了。

至于AR/VR对操作方式、维修方式,都带来全新的改变,例如沃尔沃通过这种手段,完全可以实现2500公里可远程操作挖掘机。

躲不开的选择

中国制造大国,基本是通过低端制造,数量与产值达到了巅峰;然而在制造服务创新发展方面,依然非常缓慢。政府已经吹响了号角,但要真正实施制造业服务化转型,唤醒企业意识的,仍然是市场利益驱动。

这是所有企业,在数字制造时代,必须面临的紧要选择。正如GE Jeff Immelt所言,昨天还是工业公司,一觉醒来已经摇身一变成了软件和分析公司。

谁也躲不开,这是制造业的命。
山东捷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为您提供用友智能制造解决方案,详情咨询400-6963-015


上一条新闻:增值税零税率,免税,免征,减征,会计处理怎么做?      下一条新闻:山东鲁能控制有限公司